长江商报 > 济南农商行拨备覆盖率88%“未达标”   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3.1亿侵蚀利润

007真人007真人

2019-11-04 07:24:3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济南报道

    出资购买不良资产才可获得入股资格。济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济南农商行”)“一举两得”的定增方案在市场掀起不小的风浪。

    根据定增预案,济南农商行拟定将发行不超过7.14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4.288亿元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本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每股0.9元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方可获得入股资格。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在商业银行整体信贷资产质量下行的情况下,济南农商行资产质量恶化明显,不良率已逼近监管红线。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济南农商行不良率高达4.97%,距离5%的监管标准仅有0.03个百分点的差额。期末该行拨备覆盖率88.53%,仍低于120%至150%的监管标准。

    在此情况下,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济南农商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8.5亿、3.1亿,为当期净利润的2.25倍、1.07倍。

    联合资信评估指出,较大的资产减值损失对利润形成侵蚀,盈利水平持续下降,资产质量下行及拨备计提存在缺口的情况下,未来济南农商行盈利水平将持续承压。

    拟募资14亿搭售6.43亿不良资产

    日前,济南农商行披露定增预案。此次该行拟以1.1元/股的价格,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7144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4.288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惹人注意的是,本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每股0.9元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方可获得入股资格。

    以本次定增发行上限71440万股粗略计算,济南农商行配售不良资产总额将达到6.43亿元。

    济南农商行表示,本次定向发行完成后将对公司资本进行补充,有效化解历史包袱,提升资本充足率,持续满足监管要求。同时,本次定向发行拟置换公司部分不良资产,这将有助于优化公司资产质量,提升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助力,从而使公司能够更好地提供“三农”和普惠金融服务,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

    定增预案披露不足一周,证监会很快给出了首轮反馈意见。除了要求该行补充审计报告期并更新财务数据之外,证监会还对该行本次定增募资及发行对象等方面提出问题。

    证监会指出,本次济南农商行拟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71440万股,实际募集资金总额为78584万元,但申请文件披露本次募资总额为不超过142880万元。证监会要求该行结合本次发行方案对发行价格和发行股数的确定,重新确认募集资金总额并相应修改发行文件。

    与此同时,申请材料显示,济南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披露本次发行对象未确定,同时还披露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股权结构为企业法人329033万股,占比73.1%;自然人120967万股,占比26.9%,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况。

    对此,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本次定向发行对象是否已经最终确定,如果已确定,请披露发行对象的具体情况,并相应修改发行方案为已确定发行对象的定向发行;如果未确定,请梳理披露文件中关于发行对象相关的表述,确保不存在误导性陈述。

    此外,证监会还要求济南农商行按照相关要求明确信息披露渠道,并补充披露定期报告,以及补充披露是否开立本次发行募集资金专项账户。

    上半年营业收入减少11.1%

    公开资料显示,济南农商行系由原山东济南润丰农村合作银行、济南市历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济南市长清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三家农合法人机构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而成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是济南市营业网点最多的银行业金融机构。2014年末,济南农商行获批筹建,次年年初该行及其分支机构获批开业。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随着资产质量下行,济南农商行盈利水平下滑明显,核心资本也承受着较大的压力。

    长江商报记者对比济南农商行年报及定增方案发现,该行在两份报告中的财务数据披露也存在差距。

    定增方案显示,2017年和2018年,济南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2.06亿、24.12亿,净利润分别为2.48亿、2.35亿。其中,去年该行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34%的情况下,当期净利润下降5.24%。

    而今年一季度,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74亿元,净利润则由盈转亏至1.98亿元。

    但其年报显示,2017年和2018年,济南农商行营业收入分别为23.36亿、23.97亿,净利润分别为3.98亿、3.78亿。

    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0.65亿元,同比减少11.1%;净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3.6%,净利润止跌回升。

    以其年报数据来看,去年该行利息净收入12.18亿元,同比增长19.41%,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0.79%;投资收益11.37亿元,同比下降5.09%,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7.41%,此两项为该行主要的收入来源。

    今年上半年,济南农商行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分别为6.94亿、5.44亿,同比增长24%、-15%,占当期营业收入的65.16%、51%。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近年来该行简化收费环节和收费标准,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规模逐渐走低。今年上半年济南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降至-462万元。

    在营业支出方面,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济南农商行营业支出19.04亿元、7.08亿元。其中,业务及管理费分别为10.24亿、3.83亿,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8.5亿、3.1亿,为当期净利润的2.25倍、1.07倍。

    一季度末不良率高达4.97%

    业绩起伏波动的同时,济南农商行近年来资产缩水明显。

    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末,济南农商行资产总额分别为1007.39亿元、901.97亿元、958.9亿元,两年间资产缩表近50亿。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资产总额973.3亿元,较上年末继续回升1.5%,但仍不及几年前的水平。

    从资产结构上来看,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济南农商行贷款及垫款净额分别为408.69亿、442.16亿、512.31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0.57%、49.02%、53.43%。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不良率本就处于较高水平的济南农商行,去年以来资产质量进一步恶化,不良率已逼近监管红线。

    2016年至2018年各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10.51亿、11.02亿、20.92亿,期间整体增幅达99%;不良贷款率则分别为2.47%、2.39%、3.94%,拨备覆盖率152.35%、156.53%、82.54%。

    此外,尽管半年报未披露不良数据,但其定增方案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济南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提升至4.97%,距离5%的监管红线仅一步之遥。期末该行拨备覆盖率88.53%,仍低于120%至150%的监管标准。

    对此,济南农商行坦言,受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影响,企业违约风险高企,导致公司不良贷款率升高,资产质量下迁。

    由于拨备水平不足,利润受侵蚀的同时也加剧了该行资本消耗。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济南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2%、8.53%、8.53%,一级资本亟待得到补充。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新博N88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