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美的置业失速:净利增速下滑48%   近2000亿负债下拼力加码高周转致祸

007真人007真人

2019-11-04 07:22:5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金鸿 广州报道

一路高歌猛进的美的置业,在冲击千亿的最紧要关头“失速”,这让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掌门人——美的置业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郝恒乐感到心急如焚。

10月28日,贵州贵阳观山湖区美的置业广场,正在施工的地下停车场发生垮塌,最终致8人不幸遇难,2人受伤送医。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令人唏嘘的是,就在9月底,美的置业广场刚刚作为省优质项目组织过观摩活动,并按照优质项目观摩标准。此项目安全文明施工在贵阳市来说是数一数二的标杆项目。

事实上,发生此次安全事故之前,美的置业刚因高调反腐备受关注。但相比反腐事件的“主动出击”,此次事故的发生却让美的置业陷入被动的境地。

美的置业是何享健创造的美的集团在空调之外的又一个商业版图。经过短短4年时间,其销售额从百亿元剑指千亿元,2015年至2018年,其合约销售额分别为111亿元、206亿元、507亿元、790亿元。进入2019年,美地置业更是以销售额超千亿为目标。

然而在房地产市场密集调控的境况下,美的置业大量拿地也背上了高额负债与杠杆。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2018年,美的置业负债合计333.35亿元、547.94亿元、1008.14亿元、1537.35亿元。2019年上半年,美的置业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861.66亿元,相比去年底的1537亿元继续攀升,净负债率高达95.6%。截至目前,负债或攀升到近2000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美的置业去年上市后,对于做大业绩规模的决心是很强的,所以客观上也会加强项目销售的节奏。但是很显然,类似高周转的模式也容易遇到问题,尤其是今年市场降温的情况下,单纯加快开发和销售速度显然也是不行的,所以客观上也要求此类企业后续注重质量的把控,进而形成更好的发展模式。

针对本次事故及公司财务经营状况,长江商报发送采访函至美的置业方面,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销售额4年破千亿

2018年底,美的置业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进入2019年,更是以销售额超千亿为目标。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将百亿规模扩张至千亿。

根据美的置业官网显示:“美的置业”是中国房地产上市企业30强,成立近15年以来,共在全国54个城市开发249个项目,目前集团土地储备高达5200多万平方米。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五年美的置业的销售业绩翻倍增长,2015年至2018年,美的置业合约销售额分别为111亿元、206亿元、507亿元和790亿元。快速发展之下,公司的千亿销售目标从2020年提前到了2019年。如果计划顺利执行,意味着美的置业从百亿到千亿或者只需要4年。

不过,在美的置业不断强调冲击“千亿”目标的情况下,其近年来业绩增速已呈较为明显的下滑趋势。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9.92亿元、177.17亿元、301.20亿元和141.9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27%、47.74%、70.01%和34.44%;净利润分别实现10.07亿元、19.12亿元、32.10亿元和17.69亿元,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57.59%、89.84%、67.85%和20.11%,今年来增速已下滑48%。可以看到,其净利润增速已呈现明显下滑趋势。

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美的置业今年第三季度销售额为240.4亿元,相比第二季度下降17.2%;截止前三季度,美的置业销售业绩为708亿元,目标完成率达到70.8%;四季度需要完成292亿元销售额,才能实现千亿。

为了早日实现千亿目标,美的置业在拿地方面可谓“激进”。它在今年上半年的拿地选择中,包含了公开招拍挂、与其他企业合作、旧城改造、旧工厂改造、产业投资等各类用地。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1-9月,美的置业新增土地货值1142.5亿元,其中多个项目涉及高溢价拿地。

例如,2018年8月,美的置业以74%溢价率,刷新了大理单价地王;2019年4月,美的置业以7.65亿元拿下了衡阳地王,溢价率144%;5月以28亿元在武汉拿地,溢价率为80%。

流动负债占总负债超七成

高溢价拿地和规模性扩张让公司负债持续走高,美的置业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的净负债率分别为622.1%、624.7%、118.9%。上市并没有解决美的置业的根本问题,根据上市公司2019年中报披露,美的置业上半年负债总额高达1861.66亿元,较2018年末的负债总额1537.35亿元上升21.10%。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为87.1%。2019年上半年,美的置业的净负债率高达95.6%,流动负债与非流动负债之间的比重也达到了152%。

经营现金流也非常紧张,2016年至2019年分别为-55.53亿元、-73.57亿元、-166.15亿元和-82.66亿元。美的置业在招股书中也坦言,“负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会削弱其资本开支能力,并对其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美的置业的流动负债还超过1400亿元,占总负债的比重超过七成。剔除因部分已售项目未能及时交付而产生的700多亿元合约负债后,美地置业流动负债与非流动负债的比重也超过150%,美的置业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为此,美的置业通过不断发行债券解燃眉之急。今年上半年,美的置业发行了3只公司债,发行金额为37亿元。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挡美的置业实现千亿销售额的决心。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美的置业合同销售金额708亿元,同比增长约21.65%,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70.8%,可距离千亿还有336.1亿元的差距。

此前,美的置业副总裁徐传甫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示,全年目标没有改变,下半年整个公司会采取各种措施,从供货、销售、去化等各个环节加大力度推动,保证千亿目标实现。

2018年之后,各大银行、信托机构的融资渠道正不断收紧,大量中小房企面临着“融资难”与“融资贵”的困境,这无疑加深了美的置业的资金困境。在如此高的负债额、负债率及行业寒冬之下,美的置业的激进扩张策略可能存在很大的隐患。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美的置业来说,这两年其项目布局较多,也抓住了三四线城市楼市上升所带来的机会,所以具有较好的成长性,当前正是股票市场反弹的窗口期,对于美的置业来说具有较好的机遇,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刺激此类企业后续的继续发展。当然类似负债数据规模大,一方面也和其企业规模做大有关,另一方面也需要其积极把控风险。

高周转下业主维权不断

何享健曾说:“宁可走慢两步,不可走错一步。” 只是,不断冒进背后显然是美的地产对周转速度的极致追求,正常工期不断被压缩,施工质量、安全等基本要求就难以兼顾。

高周转或许已成为美的置业的“常规操作”,随之带来的是,相继被贵州、湖南、河北住建厅点名,建设工程安全质量存隐忧。除此之外,业主维权事件不断。)

2018年10月,宁波美的蝴蝶海交房还不到两年,高层外墙大面积脱落,引发业主维权。2019年3月,岳阳美的梧桐庄园交付,因偷工减料、简配明显,遭到业主多次维权。2019年7月,重庆美的金科郡一期洋房15栋与18栋处车库地面整体塌陷。

此外,还因贪腐问题屡遭监管层点名。10月9日下午,美的置业发布一则反腐公告,对原某区域公司副总经理代某、原某项目营销经理欧阳某某予以开除处理,并移交司法机关;对置业顾问高某等5人予以开除处理并列入黑名单;对原某区域公司某城市公司总经理胡某某予以开除处理,并处罚1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美的置业第一次向腐败“开刀”。近年来,美的置业曾先后对多名触碰公司管理红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员工予以开除处理,并或辅以经济处罚措施。

数据显示,仅2018年,美的置业风险控制中心便查实违法违纪案件9起,其中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的5起,其他严重违纪案件4起;涉及查处的违纪违法人员共19人,追缴非法所得近500万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新博N88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