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三只松鼠补助减4403万拖累净利“腰斩”   超八成营收依赖线上渠道推高成本

007真人007真人

2019-11-04 07:20: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合肥报道

    19岁出来打工,36岁创办三只松鼠,1年做到全行业第一,4年卖出60亿……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的故事自带传奇色彩,仿佛一夜之间,摇身变成身家几十亿的大老板,他掌舵下的三只松鼠(300783.SZ)更是在今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夺得 “互联网零食第一股”的头冠。

    然而上市不到半年时间,三只松鼠就跌落神坛,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直接“腰斩”。业绩下滑的背后是收到的政府补助同比减少4403.53万元。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至2018年,三只松鼠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超1.2亿元,且近年明显减少。虽然三只松鼠强调对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但补助明显影响其业绩。

    另一方面,三只松鼠过度依赖线上渠道。2019年上半年,第三方电商平台给公司带来的营收39.98亿元,占比达到88.62%,比2018年全年线上销售占比的86.67%扩大近2个百分点。这拖累公司毛利率,第三季度三只松鼠的毛利率为25.66%,同比有所下滑。

    补助五年累计超1.2亿

    章燎原有很多绰号,坚果界称之为“壳壳老爹”,电商圈人称“章三疯”,可被大众最为熟知的还是网络吃货们亲切的称为“松鼠老爹”。用业界的一句调侃来说:“三只松鼠卖的最好的产品确是都是松鼠爱吃的,而他的厉害之处在于通过互联网打破地域局限性,把这些坚果以‘亲民价’送到消费者手中。”

    公开资料显示,三只松鼠创办于2012年,是中国第一家定位于纯互联网食品品牌的企业,也是当前中国销售规模最大的食品电商企业。今年7月份,三只松鼠正式在A股上市。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初上市的时候,三只松鼠股价曾一路飞升至81.50元/股, 较发行价14.68元增长455%。然而,在三季度财报发布后,市场对于其资本泡沫提出质疑,股价也接连受挫。截至上周五收盘,三只松鼠股价再跌1.58%,收于69.20元。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三只松鼠这期财报确实不算漂亮。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2.03亿元,同比增长53.24%;净利仅为2921万元,同比减少50.95%。三只松鼠此前在三季度财报预告中表示,公司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比减少,主要因为今年较去年同期政府补助减少4403.53万元。长江商报记者估算,这笔费用相当于如今净利润的1.5倍。

    在上市之前,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8年,三只松鼠收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301.36万元、685.66万元、5333.14万元、2704.03万元、2742.63万元,近年收到的补助减少,但五年累计下来超过1.2亿元。尽管在招股书中,三只松鼠也强调他们对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但从今年三季度情况来看,抛却政府补助,三只松鼠“造血”能力明显动力不足。

    国内著名电子商务观察者、万擎咨询CEO鲁振旺在认为:“现在政府在各个领域补贴都在减少,或许这将会是一大趋势,包括三只松鼠在内的企业都会受到影响。”

    过分倚重电商平台侵蚀利润

    这几年互联网领域都在感叹线上红利愈发稀少时,互联网企业的线下融合成为大潮。没有重资产基础的线上模式犹如海中扁舟,风雨飘摇,三只松鼠就是其中沧海一栗。

    名扬于电商,也决定了三只松鼠要马不停蹄的参与各大电商平台促销,导致毛利率下降。第三季度三只松鼠的毛利率为25.66%,同比有所下降。

    这一点,章燎原也意识到了。三年前,章燎原主动加入线下之战,安徽芜湖首家店开业,实体店的毛利能达到40%以上,这比线上毛利要多8%-10%,三只松鼠也定下开店目标,2017年底实现100家。

    三年过去了,三只松鼠仍然被指过度依赖线上渠道,其中天猫、京东、唯品会等第三方平台的销售收入占比较高。三只松鼠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第三方电商平台给公司带来的营收39.98亿元,占比达到88.62%。比2018年全年线上销售占比的86.67%扩大近2个百分点。

    电商大促本来就低利润的情况下,还得发力推广。数据显示,2014-2016年,三只松鼠推广费分别为4178.82万元、8154.29万元和1.24亿元;支付给平台的佣金费用分别为3446.84万元、7979.16万元和1.36亿元;快递及物流费用分别为8507.73万元、1.72亿元、2.98亿元。

    多数观点认为,从成立之初,三只松鼠不会生产果品,只是“吃货”的搬运工的代加工模式,可以让三只松鼠迅速崛起,但是达到一定规模和体量之后,代加工模式的弊端逐渐显现,最大的问题在于其无法对生产流程进行把控,代加工模式导致食品安全问题频发。从2016年至今,三只松鼠多次因为食品安全问题被监管部门通报,涉及到甜蜜素过量以及霉菌超标。由此,也消耗了三只松鼠的品牌信任度。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企查查看到,三只松鼠自身风险达113条,关联风险29条。其中,因产品责任纠纷案由被起诉提示达22条;因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达11条。种种因素下,也为三只松鼠全渠道运营埋下“隐患”。

    “整个坚果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战残酷。三只松鼠还是领先的,未来肯定是一家盈利的企业,但是它的盈利能力,是继续增长还是下滑,还得从产品升级来看。”鲁振旺补充:“三只松鼠依赖第三方比较多,但是从明年开始,整个流量基本上已经拉伸到最大,发展会越来越慢,三只松鼠业务规模、增长率可能会造成明显减少。下一步还需产品开发、丰富、升级等方面做调整,但这个过程肯定不是短时间就能解决的。”

    近年来,休闲零食市场巨大的发展前景引来三只松鼠、百草味、良品铺子、来伊份、盐津铺子等一众巨头纷纷入局。它们一方面在上市融资方面积极筹备,另一方面在产品、渠道等层面不断放出“杀手锏”,“3+2”竞争格局越发激烈,产品同质化问题严峻,三只松鼠在体量、利润、股价等各方面都面临着巨大挑战。该如何应对这场“大考”,留给章燎原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紧了。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新博N88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